高校十五年:第五十章 梦里花落知多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幸好我刚才跟着你,不然你怎么办?

    没有我,你怎么办?

    她实在太困啦!没有他,她也会一直睡下去的。

    按照姜老师的艺术表演套路,建宁重整了一下自己参加比赛的思路:眼下课件和讲课内容肯定是无法更改的了,能够临场发挥表演的只有上课时自己的穿着打扮、肢体语言和讲课过程中运用的语音和语调。

    到芜宁市的当天晚上,建宁和姜老师、两位随行主任吃过晚饭后,回到酒店研究怎么样才能把明天的课讲得生动形象。

    按姜老师的说法,给评委老师带来艺术般的美妙享受,让在场听课的学生觉得听她的课仿佛步入一场声音和视觉的盛宴。

    第二天,她精心打扮,化了淡妆。

    比赛过程中,她把自己想象成一名演员,脸上的表情立马变得丰富起来,肢体语言恰到好处。

    整过讲课过程,脸上自始至终挂着微笑。

    讲完后,她自我感觉良好,无心恋战,抓起包走出赛场,继续去偌大的珉西大学校园转悠。

    珉西大学的校园,也种了很多的木棉树。

    有一条通往图书馆的林荫小道,两边种的都是木棉树。

    六月,木棉花落尽,树上长出郁郁葱葱的绿叶,走累了的建宁,站在木棉树下,仰起头。

    阳光透过木棉树枝,投射到她的脸上,光线在她的眼中斑驳陆离。

    不知道为什么,她蓦然想起两年前去世的何老师。

    如果她还活着,会怎么样?

    是否像当初考法语那样,和她并肩作战,一起咬牙坚持,今天,一起来这里参加比赛,多好。

    她并不害怕她的分数比她高,毕竟,比她优秀的人,多了去了。

    只要何老师还活着,让建宁一直垫底吧!

    排名倒数又怎么样?死都不怕,还怕被人说闲话吗?

    想到这,心痛得无法呼吸。

    在树下站了大约半个小时,她突然想起自己现在还是一个孕妇呢!医生嘱咐过她,不能情绪波动起伏,要不然肚子里的宝宝也会跟着吃苦的。

    有了乐乐先天性不足的教训,建宁对医生的话不敢敷衍。

    简直是言听计从呢!

    孩子,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啊!

    从赛场出来,走了一个多小时,又在树下站了半个小时,她觉得有些晕眩。

    比赛该结束了吧!不知道结果出来没有?

    这次她抽到的签,排名比较靠后,下午才轮到她上场,排在她后面的选手,只有三个人而已。

    一个半个小时,三个一个半小时,比赛早结束啦!

    她想走回去,可是刚才走了太多的路,有点累着了,加上这些天一下子准备了三场比赛,劳神劳力,昨晚又因为今天的比赛心神不宁没睡好,心跳得很厉害,上气有点接不住下气。

    我要坐下来歇一会才行。

    她找到一张木凳,坐了下来;坐下来又很想躺下去。

    后来真的不顾形象躺在凳子上。

    周围的人来来往往,并没有人停下来,多望她一眼。

    高大的木棉树挡住了阳光的照射,这棵树比刚才她站在下面的那棵树,叶子要长得浓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