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起:第二百三十一章 时来天地皆同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臧旻只能归结于南单于狼性未改、野心未熄,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被软禁的于夫罗却站在相反的角度上,向刘备表示这何尝不是一次救赎,一次与命运的抗争!即使逃出狼圈有很大风险,即使回到草原要面对群狼的竞争,家养狼未必是草原狼王的对手。即使成功为王,失败膏黄土。。

    从南单于的背叛,刘备唯一的收获是学到一个道理:人是不同的,品德不同,爱好不同,价值观不同,追求的目标不同。不同类型的人,在利益面前会作出不同的选择。

    这些日子他认真观察和回想每一个人。

    面对向刘备撒娇的拓跋伽罗,臧旻批评不懂礼数,吕布依然眼冒金光、难掩好色之态,典韦如同看一截木头,韩当、关寿非礼勿视,李浩、傅士仁则不时偷瞄。

    面对财富,权力,吕布眼里闪现的是熊熊燃烧的野心,典韦流露出无所谓,关寿、韩当自制而进取,臧旻则非常克制自己、同时对将士异常大方。

    虽然有穿越而来的优势,刘备依然无力更改别人的性格,更不可能改变太多人的未来。可通过约一个月的观察,至少有一定可以确信,相比于典韦、韩当、关寿等人,吕布明显靠不住!即使吕布或者武艺更胜一筹,用骑兵之能远远超出更,刘备也放弃继续拉拢他的努力。

    木木轮咯吱咯吱的响,一长串囚车,在去往荆州的路上,车中人在寒冷的冬风中瑟瑟发抖。

    马蹄声哒哒哒哒响,士卒和囚犯都转过头,气喘吁吁的马上,是一名年轻的谒者,正是刘繇:那三位是夏育、田晏、刘其大人?恭喜三位大人,皇帝陛下有诏,赦免三位大人之罪。

    三人跪地谢恩。

    夏育高呼:谢陛下,我总有一天要东山再起!

    田晏亦喜:陛下宽宏,晏敢不效死力。

    陪同两人南下的旧部也都喜出望外,一边欢笑、一边流泪,给带来好消息的刘繇不少喜钱。

    刘其对搀扶自己的公孙瓒说:总算有个好结果,就怕影响你的前途。

    公孙瓒:本以为必定死在日南,却奇迹般得赦。能活着已满足,至于前途,我还年轻,有什么大不了的。

    刘其认识刘繇:一年之中不会有两次大赦,一次大赦之后,专门进行的赦免也是少而又少,贤侄可知赦免的原因?

    刘繇:大概是臧中郎将年获胜归来。具体原因,几位大人回到雒阳自然可得知。

    兴冲冲的回到雒阳,公孙瓒得到好消息,新任的辽西太守赵苞命他同上计吏一起上计,理由是熟悉情况,原本就是上计吏。

    在太尉府汇报军事的有百来个郡国的上计吏和孝廉。太尉刘宽询问各地军事情况,询问边疆守战,以及北方边策。

    唯独公孙瓒不论是郡兵训练,地理机要,兵器铠甲,阵型旗帜都对答如流。

    太守府上下皆惊。刘宽调来公孙瓒官籍,见他屡立战功,杀敌无数,知道不是夸夸其谈之辈,又见他俊美异常,就越发喜欢。

    几天后在太尉刘宽、辽西太守赵苞举荐下,公孙瓒成为孝廉,入雒阳为郎。

    幸福来得太突然。公孙瓒如在梦中,在卢植提醒下,准备了厚礼,专程去感谢赵苞。

    赵苞问的第一句就是:如此厚礼,你钱哪里来的,贪污军饷么?

    公孙瓒白脸一下就红了:府君,绝无此事,钱是。。借来的。

    赵苞见他支支吾吾,越发怀疑:到底哪里来的?来路不正我可不收!

    公孙瓒:同学刘德然借给我的,其从兄刘备与我是过命的交情,天上人间是他们的产业。我与刘备并一起打过仗,一起做过生意,我救过他,他也多次从我这借辽西骑兵。

    赵苞:你武艺很高,很会用骑兵么?

    公孙瓒挺起胸膛,豪气干云:别的不敢说,辽西一郡,少有骑射在我之上者,就是鲜卑乌桓的射雕手也少有是我对手。

    当即让公孙瓒演练,赵苞属下众人,没有一人自认为比得上一半。赵苞大喜:果然厉害,可比飞将军李广!这次去边郡,非常需要你这种忠诚勇猛之士!我定然重用你!

    公孙瓒将信将疑回去了,他理解的重用,多半就是让他回郡里领兵,或许还是做司马。

    第三天,太尉府就通知公孙瓒,刘宽征辟他任兵曹掾。公孙瓒喜出望外。

    在太尉刘宽手下干了几天,刘宽既通知他,我已经举荐你为辽西属国长史,快去就任,守好边疆,切勿辜负我的信任。

    辞别了太尉刘宽,尚书卢植,岳父刘其,公孙瓒跟着太守赵苞,去辽西任职。一路上只觉得如在云中:一个月之内,从太守东床快婿到犯官家属,从郡司马到流放日南,从辽西到雒阳,再到荆州,再回辽西,行程怕不少于万里!从白丁到孝廉,从太尉属吏到外放辽西属国长史,升为六百石的中级官员。

    一个月之内从山峰到谷底,又从谷底到山峰,福祸相依,起伏相随,人生的际遇,岂能完全预知!公孙瓒不由想起一句话:时来天地皆同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