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起:第482章 昔日蔡伦,今日毕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刘备又派遣士卒持弓弩盾牌上屋、上墙,吴匡、张璋来攻时,皆伏住不动。

    待到曹操来攻击时,众弓弩一齐齐射,箭如雨下,矢如蝗飞。曹操身中数箭,跌倒在地,身边之兵尽数披靡倒地。

    吴匡也知道袁绍有削弱大将军旧部之意,出工不出力,不上前营救。

    刘备阵中皆欢呼。

    却见曹军一小将披挂两层、率领数十个个甲士,皆手持两层盾牌,突出阵前救援曹操。

    刘军再射,砰砰砰,全部插在盾牌上,如同刺猬。

    让我来!赵云、牵招皆满弓射击,连盾带人射倒两个,可惜双盾太厚,受伤不重,和曹操一并为其他人救走。

    牵招继续求战我父早逝,恩师如父,若不能追杀仇敌,如何立苍天之下?

    袁绍、曹操与刘备关系恶劣,对手的普通朋友是可以争取的对象,刘备当然不愿意过分与大将军旧部交恶。两汉重孝道,父仇不共戴天,刘备又不能不同意牵招搬开车辆帅骑兵出击。

    你去可以,我另遣张飞赵云迂回侧后协助你,但要答应一个条件只诛首恶勿问协从!

    吴匡、张璋等本大将军属下,现在何家男人几乎死光了,不知道前途如何,皆无战意,纷纷逃窜。

    贼将授首!牵招拍马追到,一枪挑飞张璋。

    赵云、张飞则追杀吴匡和重伤的曹操。宫中有不少亭台楼阁,便于步兵防守,曹操方毕竟兵力占了优势,先前救走曹操那名青年,死死守住一座宫门,身上中了七八根箭矢不退,将刘备的骑兵阻挡在门外。

    你是何人,如此勇猛?牵招已得了张璋之首,仇恨已有一个交待,为了减少损失,只好作罢。

    谯县曹洪!

    袁绍没时间理睬刘备,在雒阳宫殿中清扫宦官,既是士大夫亘古未有的扬眉吐气之事,也是大逆不道、藐视君权的恶劣之行。他抓紧时间,日夜不停进攻北宫诸宫殿,想要站在舆论制高点,掌握帝国大权,就必须迅速找回少帝。袁绍一向珍惜名誉、爱惜羽毛,因为在这个时代,名望就是资本,可以换成权力、财富、军队。

    张让、段珪、宋典、毕岚等中常侍知道无法战胜,遂带着小皇帝、陈留王,从雒阳北面的谷门向北邙山逃窜,意图到小平津坐船逃走。只有尚书卢植、郦炎师徒发现后跟了上去。

    此时雒阳城中已经乱成一锅粥,士卒、豪侠、流氓四处抢劫,公卿百官、富家大户皆明哲保身,闭门拒守,没有人愿意站在必将失败的宦官一党,只是派出一些家丁打听战况。以至于张让等人逃窜时竟没多少人察觉。

    等到袁绍、袁术、袁隗发现时,已经到了下午,手下士卒们大多散开来,忙着四处洗劫宫中珍宝,没有成建制的队伍。袁绍也不知道皇帝逃向何方,跟河南尹王允一商量,就把数百官吏、亲卫派出,十个一组,向北分头寻找。

    河南中部掾闵贡运气好,带着十几个小吏,循着卢植留下的痕迹,找到小平江津,此时张让等人正焦急地寻找渡船。

    闵贡厉声质斥责张让等人:今天你们不自刭,我就尽数杀掉你们!

    卢植说:不可,宦官辅佐皇帝,乃是大汉旧制。

    司隶校尉严令如此,诛杀所有宦官!闵贡带着手下与宦官厮杀,斩杀数人。

    张让等人惶恐,哭泣一片,磕头求救于皇帝刘辩。

    刘辩把何进、何苗的死归结于宦官,扭头不理他们。

    张让、段珪等人再次向皇帝磕头告别:臣等宦官灭绝,陛下如同失去手脚,天下必乱。陛下保重。于是投河而死。

    此时刘备才将轻骑赶到附近,拿着火把,四处呼唤。

    中常侍毕岚与刘备有旧,拉着中常侍宋典等人,向声音火光处狂奔:上军校尉救我!

    闵贡追之不及,且意在皇帝、陈留王,也就仍由毕岚去了。

    毕岚跪在刘备马前,大哭失色,详细说闵贡逼迫张让投水之事,刘备叹息不已:张常侍坏事干得太多,袁绍必不会容他,跳河也少受些刀剑。只是他对我有恩,得去河边祭拜一阵。

    毕岚却惹恼了一人,拍马上前,直取闵贡,闵贡避之不及,被一剑砍翻在地。

    闵贡杀我父亲,刘校尉既要祭拜,自然当有贡品!持剑之人乃是张让之子张奉,下马来,一脚踏在尤在挣扎的闵贡胸口,割其首级,放在江边上,父亲,儿为你报仇!

    闵贡的属下刚才错不及防,呆若木鸡,此时才尖声大叫,四处逃窜。

    张飞:兄长,如何是好?

    回去慢慢跟你算账!刘备恼怒张奉杀闵贡,一脚踢飞张奉,把闵贡带来的人都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