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起:第六十五章 公孙伯圭的指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青春发育期是什么?

    额,就是男子十二岁到十八岁,身高、力量长比较快,声音变粗,欲,那个对女性的**也开始明显。刘玄德担心公孙瓒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话锋一转,兄长若是喜欢这练体之术,我抄一卷给你。

    不用了,高深的内息引导之术,各有个的运气经脉,混练反而会使内气不易集中,使爆发力下降。最严重的会造成瘫痪或缩短寿命。况且各家内息之书,都是重宝,不可外传,有什么不懂的,可问那位道长,也可来问我。

    其实公孙瓒没有说刚才小半个时辰,已把关节之处牢牢记下,待日后慢慢与公孙本家内气之术对照研究。不欲抄一份,一是不愿意外传,二是既然公孙家把他视作边缘子弟,他也没有讨好族中的打算。

    兄长可知道陶方伯推荐谁为祁县塞障尉?东汉在一些重要关卡设立塞障尉,负责防御、盘查,两百到四百石,与县尉级别类似,职责更偏军事。

    你怎么知道。

    方伯问我愿不愿意做这个塞尉,我给直接拒绝了,推荐祖大荣。

    啊?!为什么兄长不推荐我呢?论功绩,我也不必祖大荣少啊,为什么方伯仅仅给我个典郡书佐的百石小官?

    哈哈,嫌小么?嫌小也也我绝不会推荐你当祁县塞尉!

    老远就听见公孙瓒大吼大叫:我没事,放我出去,我要与和连一决雌雄!五个士卒死死按住他,累得满头大汗。祁县城南,有上百房屋征用为受伤将士的医治修养之所,走进其间,士卒们的痛苦、哀叫声不断传来。

    刘玄德每日看望公孙瓒和属下士卒,带着药品、吃食:伯圭兄,伤好些了么?

    公孙瓒在阻击鲜卑进攻祁县时腿上、左臂各中了一箭。之后的阻击、追击战中,前胸后背各中一箭了。腿部一箭最重,其他都是轻伤,另有擦伤、摔伤数处,不算在内。

    要说公孙瓒也是勇猛无前,追敌百余里,从清晨到傍晚,把鲜卑人从祁县南撵到赤城,光复赤城。第二日清晨,从赤城沿着白水,逆行北上,直到在独石口以南,遇到草原上闻讯亲率精锐前来救援的檀石槐之子,和连。

    和连的部队骁勇、精锐,数量也更多,公孙瓒败退之后,退回赤城,和连衔尾直追,日中,在赤城以北山谷中遇到带步卒北上的陶谦、曹豹等人,为汉军强弓劲弩所伤,退回草原。

    连续的作战,三天连续四次箭伤,疲劳、伤痛叠加起来,公孙瓒即使是铁打的汉子,也倒下被抬入了伤兵营。

    玄德,快管管这些士卒,让我起来,继续击敌!

    和连已经败退,兄长受四处箭伤,何必如此拼命啊?

    没关系,我有内气保护,只要不伤内俯,不断肢残腿,不感风邪,好好静养,很快就会好的。。感风邪,后世称之为感染。

    内气?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我公孙家有一门家传的引导术,可以强身健体,提升武艺。

    真厉害!岂不是可以一骑当千,排山倒海?

    怎么可能!公孙瓒狂汗,不过比普通壮士强上一些罢了!把平日吃的东西,通过内部气息的引导存储、积累起来,增强爆发力和耐力。

    例如平日我用三石半弓,把内力积聚起来就可以拉开5石以上强弓。当然用的次数多了,依然会觉得很疲倦,强行多用,则需要几天才能恢复过来。若是拉伤了,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

    兄长,增加耐力又是怎么回事?

    普通人不论对身体怎么锻炼,总是有极限,短时间内连续射出8到12箭,就得停下来休息一会,否则精度会大大降低,甚至会拉伤。练习引导术后,相同时间能射出15箭,恢复速度也快的多。

    相同时间多射出3箭,快四分之一!这就是为什么,公孙瓒能与鲜卑射雕者对射不落下风——射速更快,耐力更持久,能使用更强的弓。当然还有杰出的骑术和一往无前的勇气。

    兄长,能教教我吗?刘玄德前世看过一些视频,虽然大多数号称武艺高强者是浪得虚名,遇上职业格斗者、军中好手,完全不是对手。但确实有武艺高强者,能轻轻松松上梁揭瓦,或手劈砖头,或脚踢断石碑,我一拳打伤别人内腑。

    恐怕不行,这是我们的家传绝学,不能外传。除非你做了我们公孙家的女婿。

    刘玄德感到无比遗憾。

    虽然我家传的内功心法不能交给你,但是可以传一些其它的基础功法给你。

    刘玄德喜欢地拜伏在:谢兄长大恩!

    公孙瓒:你要记住。只有内气也不够,必须加上对身体的严酷锻炼。如果没有足够锻炼,身体承受不了,五脏六腑和肌肉就会受损,短则一月,长则数月,甚至年余才能恢复过来。

    刘玄德:这么严重啊!莫非这就是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

    公孙瓒点点头:把手给我,让我看看你身体根骨和基础。咦,奇怪,另一只手也给我。

    公孙瓒在刘玄德身上摸摸捏捏半响,刘玄德脸越来越绿、严重怀疑对方是不是龙阳之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