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奋斗日常:48.东海谜城(十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傲雪立刻住了嘴。

    众人的目光下意识地四下逡巡,就见先前还是一片雪白的天地间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好几面墙壁。李傲雪仔细辨认之下,发现他们此时正身处一条狭窄的巷子中。

    这巷子应该极少有人来,逼仄,又是细细的一长条,地上覆满了厚厚的雪层,那婴儿一般的啜泣声就是从巷子前段的部位发出来的。

    那里蹲着一个小小的兽类。

    它的身形看起来像一只幼猫,小小的脑袋上生着一根幼嫩的独角,全身上下是紫色的细密的绒毛,身后三条细细长长的尾巴在空中不安地扫来扫去,几乎将它身后墙壁上新落的雪给扫平了。它的喉间发出有些威胁的,又有些害怕的声音,可惜因为太稚嫩,听起来倒像是奶猫的叫声。

    虽然体型模样变化有些大,但李傲雪还是通过那独角和三条蛇尾辨认出,这应当是小时候的幻貘。

    怎么回事,他们现在这是在幻貘的回忆里吗?

    李傲雪刚想到这里,就听见一阵轻轻的脚步声。

    一位身披白狐裘的年轻公子从墙角转出来。

    在场四人身上都绷紧了一瞬,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前面的人似乎看不到他们,一双眼睛只停留在那猫崽一般的小兽身上。

    这人的面目生得十分柔和,他看到雪地里幻貘后,就蹲下身来笑道:小东西,你是走散了吗?还是身后有人在追你?怎么独自待在这冰天雪地里?

    小小的幻貘似乎还未开神智,它看到眼前的人禁不住满身柔软的黑毛都炸了开来。幻貘蹲在地上,龇着一口奶牙凶狠地与这年轻的男人对视,与其弱小的身子相比要显得宽大的前爪上亮出尖尖的指甲,时不时从喉管间压出呼噜呼噜的类似嘶吼的声响。

    披着白狐裘的人却毫不在意,他笑着捉住这小东西的后颈将其提起来放在怀里。幻貘咪呜咪呜地挣扎了一番,却被落在脑袋上的手掌给予的温柔而被抚摸得舒舒服服,从喉间发出惬意的呼噜声。

    那年轻的公子笑道:小东西,你的家在幻妖镜中?我是琅琊真君,便带你回去好了。

    他说完这句话,就带着幻貘离开了。

    傅闻朝若有所思道:他们看不见我们。

    李傲雪点点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当是幻貘的回忆。

    冰雪消融,草长莺飞。

    琅琊真君跋山涉水,在西境的密林中开启了幻妖镜。

    这一人一妖一路上相处下来,幻貘早就已经不复先前的凶狠,开始喜欢在琅琊真君的怀里打滚,喜欢扒着对方的衣角玩耍。琅琊真君将小小的幻貘送回幻妖镜中幻貘的族群之后,族中年老的幻貘对他千恩万谢,小小的幻貘却一把扒住了对方的小腿,一心不想让他走。

    于是最终,亲手送回的小妖怪还是跟着他出了幻妖镜,陪着琅琊真君四处游历。琅琊真君的修为逐日增长,小幻貘也长出坚硬的鳞片,成了大幻貘。

    他们看遍九州南北,去过无数地方,过得好不潇洒惬意。

    直到那一日,他们为了寻些法器的材料准备去东海,遇上了两个人。

    这两人的面容隐在斗笠之下,遇见他们也是偶然。

    幻貘不喜欢这两个人,但是他的主人温和客气,并没有拒绝对方两人结伴同行的提议。

    就这样,他们一同去东海,一路上几人相处的还算得上是平静,虽然琅琊真君的诸多想法同这两人不同,但他都只是笑着将对方包容。

    三人抵达东海的最后一晚就宿在临城的食肆中。

    然而,就是这一晚上,一切全都变了。

    李傲雪看着眼前的街道。

    当头的月亮血红,临城中四处燃着火光,城中百姓的尖叫之声响彻长夜。

    邪畜在这座城池的各个角落攀爬,撕咬着活人的血肉,对这几乎上千年未见的每位修者虎视眈眈。

    怪物们腾挪跳跃,长满獠牙的嘴中流出口涎。琅琊真君一次次将飞扑上来的怪物斩成肉末。腥臭的血肉飞溅,几乎如同真实存在般溅了从旁观看四人的满脸。

    容旭感觉有血液飞进了自己的眼中,让他整个人都为之战栗了一瞬。

    他摸了一把脸,却发现手上什么也没有。这些到底是幻境,即便再逼真,也不该让他产生这么大的触动。

    前方的李傲雪岿然不动,她皱着眉头,轻轻道:原来这些东西这么早就出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