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第一百五十九章 又见故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布休道:句句发自肺腑。盟主,你可曾想我

    姜小白怔道:你不会被娘娘腔传染了吧

    布休道:盟主,你怎么能拿我跟娘娘腔相提并论我说的想,是兄弟之间的那种挂念,不是娘娘腔那种恶心的想。

    姜小白长吁一口气,道:那就好!说实话,我也挺想念无生海的兄弟的。

    风言在马背上叫道:小布休,那你有没有想我风哥啊

    布休瞪了他一眼,道:你死一边去,没人想你。顿了下,又道:不过,娘娘腔好像挺想你的。

    风言道:滚!

    布休道:盟主,你们这是要去哪啊

    姜小白叹道:一言难尽!

    布休道:来的路上我就在想,只要盟主还活着,我继续追随盟主,此心千年不变。

    姜小白道:你不用回长象国吗

    布休道:我没有骗你,我现在在长象国真的是个红人。上次在无生海,我长象国的太子也在现场,他亲眼见到我主持大阵,奋勇杀敌,对我那是刮目相看,觉得我给长象国长脸了,所以回去以后直接把我调到太子府,每天就是陪他钓钓鱼下下棋聊聊天,所以每天巴结我的人那真的是一堆一堆的。太子还说要许配一个公主给我,但我心里挂念盟主,岂能那么庸俗

    风言道:那个公主一定长得很丑吧

    布休怔道:你怎么知道的随即才知说漏了嘴,忙道:这跟丑不丑没有关系,就是给我一个天仙,我也不会答应的,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衣服再美也要换,手足再残连心肝。所以我跟太子说了,我要来找盟主,太子当时也被盟主的高义感动了,也没有反对,只跟我说,如果找不到就尽快回去。如果找到了,就随便什么时候回去,只要让他知道我的行踪就行了。

    姜小白郑重道:布休,你有大好前程,就要好好珍惜,就不要跟着我了。你来得不是时候,要不然我定会为你摆酒接风,特殊情况只能特殊对待,你知道我活着,我知道你安好,这就够了。我现在要事在身,就不能招待你了,你先回去吧,只要我能活着,有机会我一定会去长象国看你。

    布休微微一怔,眼泪又流了下来,道:盟主,你不要我了

    姜小白急道:布休,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老是哭哭啼啼的我也是为了你好,回长象国可以大富大贵安稳过日子,而跟着我,过的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有今日没明日。

    布休大声道:我不怕,我就喜欢过那样的日子。我不喜欢过大富大贵的日子,跟圈养的猪一样。

    姜小白道:你知道我们这是要去干嘛

    布休怔道:干嘛

    姜小白道:说直白一点,我们是赶着去造反。

    布休微微一怔,随即拍手喜道:造反好啊,太刺激了,说实在话,我一直就想造反,但我们的太子对我太好了,我不忍心造他的反,而且我也没有兵马。这下好了,相请不如偶遇,刚想磕睡就有人递来枕头,在你们中夏帝国造反太合适不过了,既可以让我追随你,也可以圆了我造反的梦!

    姜小白竟无言以对。

    布休又道:盟主,这就是天意啊!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我刚来就刚好赶上你们造反,迟一刻都不行。

    姜小白道: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一念生,一念死!

    布休道:盟主,我这条命是盟主给的,也是从无生海捡回来的,就算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捡来的东西干嘛要那么在乎

    风言笑道:小布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仗义,这么淡泊名利了?我以为只有我能做到的。

    布休瞪了他一眼,道:你才知道啊?我一向都是铁骨铮铮,笑谈生死间!

    风言嘴角一弯,露出鄙夷的表情。

    姜小白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跟我走吧,路上你再考虑考虑,一旦到了地路,你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布休道:谁后悔谁是王八蛋!

    姜离赋和卞公公看在眼里,暗暗心惊,没想到清凉侯竟有如此大的魅力,如同熊熊烈火,惹得飞蛾争相扑之,孟得刚也就罢了,同城同事,说不定还有点感情基础,但这个布休可是外国人,况且已经受到太子青睐,前途无量,没想到就跟他在无生海待了一年,现在就不离不弃,宁愿舍弃荣华富贵,要跟着他出生入死,此情此义,真的是震古烁今。

    如果我有他一半的能力,也不至于被人抢了皇位,像丧家之犬一般躲在这里了。姜离赋心里想着。

    也许他夜里说的确实是对的,以势服人,只能让人口服。唯有以德服人,才能彻彻底底地征服一个人!卞公公心里如是想道。

    五人复又上路,一路倒也平静,就听布休和风言一路吱吱喳喳,说个不停。这两人臭味相投,相见恨晚。不日就到了地路的地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