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成凰:第一百五十一章,平逆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一番动作,自然也被密切关注着高勋的耶律贤和萧引凰给注意到了。

    朕倒是不曾想,齐王还有这个心思。

    耶律贤神情复杂,他自认为自己对耶律喜隐还是不错的。

    萧引凰倒是没有什么反应,道皇位象征着什么,你不是已经有了体会?做出这事儿来也没什么惊奇的,如今,只需要以静制动,只等着他们有了下一步,咱们一网打尽便是。

    到底是与你为数不多的血亲了。

    萧引凰知道耶律贤想说什么,直接说道看在爹爹的面儿上,最后可以将何氏与她送去一个庄子上,后半辈子无忧。

    萧引凰在心里哼了哼,爹爹生前对她们都不错,萧云珠好歹还回来上柱香呢,不管是有什么打算,可到底算是尽了一点儿父女情分,这也是萧引凰愿意饶了她的原因。

    那萧胡辇呢?竟然连个动静都没有!

    没让耶律贤和萧引凰等多久,耶律喜隐和高勋便开始了行动。

    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两个人却不知道,他们这些动作却早已经被人察觉。

    那日里,趁着宴饮的机会,耶律喜隐和高勋将自己的人手安排进了宫,又让齐王妃萧云珠去了皇后宫中,将皇后拖住。

    毕竟,皇后有武功在身,能不对付,便暂时不对付,也省的节外生枝了。

    宴饮时,先是一片觥筹交错,耶律喜隐琢磨着将耶律贤灌得差不多了,使了一个眼色。

    没一会儿,还被禁足在家中的枢密使高勋竟然出现了!

    随之而来的,还有他的部下。

    耶律贤醉意朦胧,佯装打了个酒嗝,眯着微醉的双眼道高,高爱卿?你不是在府里头禁足,怎么出来了?

    还不等高勋回答,耶律贤便又说道来,高爱卿,陪朕再喝几杯。

    说罢,耶律贤踉跄地走了两步,一个没走稳,跌倒了。

    耶律贤干脆也不坐起来了,只俯首趴在案机上睡觉。

    所说原本耶律喜隐和高勋还有些疑惑耶律贤到底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的话,这会儿倒是相信他确实喝醉了。

    一不做二不休,两人让人将宴席上为数不多的几个近侍全都给拿下。

    那些近侍因为事先都已经得到了消息,而且早已经被换成了暗卫假扮的,所以一点儿都不反抗地抱头蹲在角落里了。

    高勋和耶律喜隐很满意这些个识趣儿的人,也不为难他们,只让人看住了,不要让他们乱跑就行。

    耶律喜隐给一人使了眼色,让他上前去。

    他的意思是,趁着现在的机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醉了酒睡着的耶律贤给抹了脖子。

    那人拿着刀颤颤巍巍地走到了耶律贤面前,刀刃刚对准耶律贤。

    原先装醉的耶律贤竟然猛然起身,一个横劈打掉了那人的刀,让人猝不及防。

    而那些原本耸着肩躲起来的近侍们也突然跳起来,手起刀落将耶律喜隐他们带的人给杀了个干净,而后护在了耶律贤身边儿。

    你果然是在装醉。耶律喜隐说道。

    耶律贤叹了口气,道可你还是动手了。朕本来还想着,再给你一次机会的,是你不珍惜,那就,怪不得朕了。

    高勋这会儿也不装了,一把扯下头上的帽子,披着头发道王爷,还与他浪费个什么口舌,直接让人进来便是。

    都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了,只能往前不能后退。

    耶律贤不屑地看了看高勋和耶律喜隐的这一出。

    暗自摇头,皇叔你这排面都没韩德让那小子大!造反都这么小家碧玉,真是给我大辽丢脸!

    萧引凰看着强自欢笑的萧云珠,不由得也皱了眉头,她叹了口气,道你完全不必这个样子,齐王和高勋那老贼的事儿,本宫与皇上已经知道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