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孟婆:第一百零六章 稻米的谴责(十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有眼泪,没有哭诉,没有情感,双眼失神。

    王牛光的姥姥很和蔼亲切,是个好人。

    一个好人被活活打死,想到那个画面,王二婶唏嘘不已,耐心劝导王牛光说:孩子,你一个人也要好好过。这世道难活,活下去就是命,祖辈修来的福分,哪怕是你姥姥也希望你活下去。这年头死人多,能活下来就是福气。

    他却没有回应。

    许久,王牛光才回过神来,木讷地点头,用冷静得几近可怕的语气说:我懂了。

    三人的交谈结束,两人最后看了站在原地的王牛光叹气,之后就进城了,王牛光自那以后始终没有再说一句话。

    天色渐渐变暗了,不知道站了多久,王牛光动了自己站得麻木的腿,慢慢移动,灵魂被抽空,失魂落魄,没有生机。

    他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地方可去了,也只能选择回到肖岚的身边。

    肖岚再次见到王牛光的时候,那神情恍惚,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大概猜测得十之**。或者说,之前听到听到王牛光的姥姥丢下他自己去逃荒就已经感到疑惑了。

    所以肖岚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把手中的食物分了一半,递到了王牛光的面前,叹口气后轻声说:吃点东西。

    无论怎么悲伤,想到自己的姥姥就是因为偷粮被打死,双眼红了。可王牛光却丝毫没有跟食物较劲的念头,他立马接过肖岚递来的食物,狼吞虎咽的吃完了。

    吃着吃着,低着头,抓着碗的手指泛白,双肩颤抖,即使鼻涕和眼泪都留到食物里面,却愣是没有吭一声。

    哪怕自己的姥姥死了,他也是要活下去的,不是自私,只是对这世道的反抗。

    敏感的王丫察觉到了王牛光的不同,扯着肖岚的衣角,小心翼翼的问:阿爷,阿牛哥怎么了?

    他想姥姥了。肖岚边用勺子喂王丫,边回答。王丫听了以后,看了看王牛光后向肖岚点点头,吃下了喂的糊糊,没有说话

    三人都吃完了粮食,今天的粮食其实已经是最后的存粮,肖岚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煮完了,所以三人吃完后都隐约都点踏实的饱腹感,而不是涨腹。

    这就让情绪平复下来的王牛光起了疑惑。

    阿爷,今天的吃食是不是有点多?王牛光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问。

    这时肖岚正要把碗筷全部收拾进竹篓里,听到王牛光那么一说,手中的动作一顿,想了一下,斟酌字句,把内心想的给说了出来。

    我们把全部的粮食都吃完了,没有任何存粮了。

    我打算要去县里面的公社抢粮。

    需要你帮我照看一下王丫。

    肖岚一字一句的慢慢吐出几个字,组成这几句话,神情平静,就好像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事情,就好似他已经做了决定之后顺便通知你一声。

    可听了这段话的王牛光一点都不觉得这是小事!

    偷粮可要被打死的,他这可是要抢粮!

    王牛光在县城的黄泥大道旁边等了一个下午,准确来说是一整天,又或者说是两天了。但他都没有如愿以偿等到自己的姥姥,那个养育了他一辈子的姥姥,他唯一的亲人。

    夏日的太阳从中午的火辣变为下午的温和寂静,王牛光就在那里等啊等,偶尔喝一两口水,除此之外没有离开过大道口,生怕漏掉了自己姥姥的身影。

    王牛光愣神望着远处,今天或许也是见不到了,明天再等等,他想着。

    实际上,无论是多久,他都会等。

    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姥姥丢下他一个人来逃荒,但是他还是选择要等待这个唯一的亲人。

    远望期盼的眼神,来回的徘徊,脚步犹豫,低垂着手臂。天逐渐黑了起来,他的肚子也饥饿了,准备结束了今日的等待。

    可就在这是,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他的村里面逃荒出来的一家人。既然都是逃荒的,那么就很有可能知道姥姥的消息,这让王牛光激动了起来。

    他拔腿就跑了过去,双手挥舞着,就像一个等待他们回家的同乡人,亲切的打着招呼。

    王二伯!王二婶!你们来了!

    一路走来,风尘仆仆的二伯二婶看到了王牛光到来,原本冷漠的脸上出现了少见的欣喜,不过也是无法遮掩掉他们因饥饿而导致的疲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