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孟婆:第一百零九章 稻米的谴责(十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有等到公社其他人反应过来,陈老汉里面把木棍从那人的喉咙下抽出来,鲜血四溅,溅到了他的衣服上。而后面听到口令的人连忙带着武器扑了上去,补上空缺。

    只要稍微一注意,就可以敏锐的察觉到他们双眼间的恨意和冷漠,长时间的饥饿和对公社压抑是不满,在这样一群濒临崩溃的难民身上反应出来,他们就像是一群指挥得当的疯狗,露出一口尖牙,留着口水,失去理智。

    死人了!旁观的难民中,不明情况的妇女看到血腥的一幕,开始尖叫。

    在这一声尖叫和嘈杂声的掩护下,三十人根据之前订好的计划,开始散开,各种瞄准着自己的目标,用木棍随意乱刺一通,被捅到的生产队惨叫连连。

    尖木棍刺入皮肤,深入内脏,又抽出来,带出一团红色鲜血,一出一进,来回多次,令他们痛不欲生,旁人暗生惧意。

    面对惨叫,他们也不曾停手,一直向前突进,直到目标倒下,他们才肯瞄准下一个目标。

    场面混乱,还没有察觉到情况发生的原因,这三十人就连忙把为数不多的公社发粥人全杀了。

    惨叫声听下,场面安静了下来,妇女捂着孩子的眼镜,不让他们看到血腥的场面,原本就是来领粥的难民们顿时鸦雀无声,内心升起的惧意让他们也不敢吭声。

    杀戮结束后,他们也没有人站出来,就一直旁观,好似他们只长了一双眼,麻木无神。

    陈老汉从发出杀人指令之后,连杀了两人,一场没有任何悬殊的反抗结束了。他走上前去,望着公社从食堂里面拖出来的车,里面放了整整三桶白粥,他暗自咽了口水。

    遏制住本能的饥饿,带头的陈老汉用力拍打着木桶,无法抑制的喜悦,对后面的人说:粥粥!大家一起来分粥!我们可以不用饿肚子了!长时间的饥荒,让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稻米。

    听到领队的话,后面的三十几人也开始激动了起来,没有想到他们只是如此的简单就得到了粮食。

    不管不顾,把木棍扔下,一群人蜂拥而上,不再听从指挥,抢着喝粥。画面诡异,难民们小心翼翼的看着这群人分粥,却始终没有趁乱上前一步,分一杯羹。反倒是小心翼翼的,不甘放肆。

    这样的反差,让本来以为事情成功了一半的肖岚冷静下来,停下了脚步。

    这场抢粮暴动,虽然是由肖岚的想法付诸于行动,但是真正把这三十多人组织起来的却是陈老汉,正因如此,陈老汉成为了三十多人的领头人,肖岚则是走在了陈老汉的旁边。

    一晚上就可以集结了那么多人,说明大多数人还是对公社制度有所不满。

    大家挑选木棍,用铁弯刀把木棍削成合手的武器。再加上人数的不断增多,大家心里面也顿时踏实了很多。

    可当他们想到自己如今的情况,变得冷漠起来,同时也把目的坚定,步伐更加稳了。正如陈老汉之前所说的,快要饿死的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毕竟连人肉都能下口了,抢粮又算得了什么,反正都是死。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谁知道,手上拿着是

    他们是要抢粮吗?

    天蒙蒙微亮,公社食堂大门还没有打开,而在门口就有着一大群难民拿着破瓷碗排队领粥,而当他们察觉身边的人视线不对,转身顺着看去的时候,他们看到了有一大群人从县城外面的大道上面走来,他们手上都挥着尖木棍,神情严肃冷漠,丝毫不在乎周遭人的眼神。

    没有吵吵嚷嚷,也没有当即叫嚣,他们只是沉默。他们来意不善,所有人都清楚。这种沉默有时候就会让有些人误以为是,软弱,公社生产队无限膨胀的自信心,开始藐视这群人。

    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一个正在布置粥的人向旁人问到。

    那人皱眉,想到了不好的事情,不过却闭口不谈。

    不知道,不是善茬。

    负责早上发粥的是两个生产小队,其中有一个小队长也感觉到了这三十人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敌意。

    他上前,拦下了陈老汉,死死地用双眼瞪着陈老汉,随后大声的呵斥道:拿着危险的东西到处晃悠,你们要干什么?

    他在心里面一直误认为,自己身为一个小队队长就是高人一等,却没有想过他们这么做的原因。

    陈老汉平视跑到自己面前的年轻人,愤怒和藐视都没有任何的掩饰,生产队这样目中无人的态度早就令他反感。他攥紧手中木棍,在经历思想的挣扎。

    陈老汉的沉默让对方感到了不安,这次的表现的更愤怒,张口就说:怎么不说话?难道是要反公社?

    没有人回答他,回答他的是一次攻击。

    他有所发现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在脖子上面的血一直不停的流,一条木棍直接从他的喉咙上穿过,临死前还着不善的看着我这一群人,下巴抬得极高,不可置信。

    现在留下的只是目瞪口呆的死不瞑目。

    杀!陈老汉大声吼道,得到的是一群人行动的反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