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孟婆:第一百一十章 稻米的谴责(十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设立收容所,外逃者抓到里面后审讯、搜查、毒打、强制劳动,不给饭吃。

    这样的情况下,公社还必须保持高指标,从农民身上收刮粮食,同时这个县城收留难民,也是居于高指标的考虑。

    公共食堂里面,干部多吃贪污**,收刮农民,也就直接导致了这次明明只是局部自然灾难演变成为死亡几千万人的大饥荒而这终究只是被掩埋于历史之中。

    肖岚把一切想得太简单。

    他现在不过是个农民,见识不多,很多方面都局限性。

    他认为反抗很简单,殊不知一层层包裹着是严密制度,怎么可能就凭借这三十多人就可以打破。

    哪怕是侥幸抢到了粮,发生的暴动,其它地区的组织也会很快到达,到时候哪怕是躲进深山老林里面,都会把你拖出来批斗。

    这个世道唯有像老鼠一样小心谨慎,才可能苟延残喘。但是饥荒结束后,迎来的是十年的阶级动荡,这就意味肖岚必须把尊严放到最低,才可能挨过这十几年,才活下去。

    可从之前的几个任务世界的经历来看,以肖岚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走那样的路子。

    这个任务世界很难,但任务却很简单,只要稍微用上一点智慧,坑蒙拐骗偷,在很大程度上就可以活下来。

    任务角色本身的局限性,肖岚性格和行事作风的不适应性,这个任务绝对是会失败的。

    任务选错了,这是肖岚在被控制住后,脑子里面升起的第一个想法。

    旁观的难民只看到来抢粮的人全部都被压制住了,饥饿的哪里比得上吃饱的跑得快。

    死的死,伤的伤,被活捉的有低着头一声不吭的,有哭爹喊娘求饶的,之前的劲头儿全都消失不见。被捉到的人,只要是活的都全部被绑起来,聚集到了一起。

    刚吃饱饭从食堂里面出来的干部们,全都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站在台阶上面,低头俯视着这一群抢粮暴动的人,轻蔑冷漠嘲笑不自量力,在他们的面部表情里都可以找到。

    看来许久,带头的干部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年人,躯体肥胖,油光满面。只见他慢慢地围着这一群抢粮人走了一圈,所以抢粮人神情落魄,低头无言。

    带头干部走了个形式后,无意中打了个包嗝,才缓缓说起话来:谁带的头?

    没有人回应,干部加大了声音,继续问:我说,谁带的头给我出来。

    整个大场面,都只有他的说话声在众人的耳朵响起,无论是抢粮人,难民,哪怕是捉人的社员,他们都没有说话。

    既然没有人回应,干部懒得继续周旋,给了个最后通告:不说那就全杀了。他的语气不冷不热,却让抢粮人们心升恐惧,恐惧涌上心头,谁还管得了其它。

    是陈老汉!口速快一点的立马就脱口而出。

    你们里面谁是陈老汉,给我出来。

    这样的回答,让问话的人根本没有打到目的。

    除了他,还有谁?我可不相信就没有人了。干部双眼半眯,还是没有放过这群抢粮人。

    还有王二有人战战兢兢的点出了肖岚的名字。

    话语一落,不等带头干部说话,抢粮人自动从肖岚身边往后挪,在肖岚旁边留出了空位。不用干部继续问,肖岚就已经被他们供了出来。带头干部也发现了倪端,对于他被出卖的结果表现得幸灾乐祸。而肖岚始终一眼不发,低着头,心里面也为自己的任务结束开启倒计时。

    可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领头人并没有把肖岚杀了,恰恰相反,把他留下了。

    只听到他说:把他留下,其他人都杀了。

    话毕,枪声响起,恐惧惨叫杂合,身边的人全死光,只留下了肖岚一人。

    究竟是为了什么,肖岚对这个的结果疑惑顿时掩盖住了面对死亡的恐惧。

    枪声响起,人群乱了起来,无论是抢粮的人还是来领粥的难民,纷纷退散开,扯儿带女的逃开这个是非之地,生怕被一两个流弹击中。

    另外一群人从食堂里面走了出来,他们身着整齐,手上都带着配枪,其中把陈老汉击毙的正是大队长。

    这群人是公社的干部,每天早上都是准时来到这里吃饭,公社干部的特殊化好像就是理所应当,公共食堂为干部们侵吞公物和生活特殊化大开方便之门。

    群众吃稀的,他们吃干的,群众吃菜,他们吃肉,而难民哪怕连粥都没有得喝。他们衣着干净整齐,难民的衣服破烂邋遢,身上还散发一股臭味。

    他们跟肖岚之前见过的人都不一样,因为身为农民的肖岚不可能见得到他们,而且他现在还是难民的身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