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孟婆:第一百七十七章 情亲欺骗(十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面子和钱就那么重要,连亲儿子也要杀?

    对于整个陈家人的所作所为,陈明即生气,又委屈。他想要离婚,他不再想跟陈家人有任何的瓜葛,甚至不想再见到自己的父亲。

    这是肖岚从失控的情绪中探寻到的,属于陈明内心深处的执念。

    知道了任务的突破口,也就不是无头苍蝇随便乱转了。那场闹剧接受之后,肖岚就住在酒店,准备安排自己和陈松出国的行程。

    至于离婚官司,他根本就不用太在意,专业的事情给专业的人去做,让离婚律师去折腾。梁彩莲做的事情,离婚不仅一分钱拿不到,可能还要给肖岚付精神损失费,而肖岚大度的没有提出。

    亲子鉴定一摆,官司稳赢。梁彩莲一分钱都不会拿到,陈松也会跟他出国。能够自立自强的陈松根本就不需要肖岚操心,基本上一个电话过去,他就已经准备好了。

    这样的儿子很省心。

    距离摊牌已经过了两天,肖岚在酒店里面过得逍遥自在,每天吃了睡,睡了吃,不修边幅。涉及情感的任务都异常耗费事情,更不用说这种毁三观的任务。

    睡眠时间,天才刚亮不就,肖岚的手机就响了。拿起床边的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的是陈洁。

    对陈洁,肖岚还是有点好感的,所以他接通这个电话。肖岚意识朦胧,没有第一时间回话。

    哥!你在哪里?陈洁焦急的声音让肖岚清醒了一般,似乎有大事要生了。

    肖岚扶着额头,坐起身子,回复道:酒店。

    你快来市医院一趟,嫂子跳楼了!

    市医院,早晨人满为患,病患们几乎都在排队复诊领药,万分嘈杂,除了一个地方,与世隔绝,静得可怕。手术室外面等候的一般是手术病人的家人,肖岚到来的时候,梁彩莲被送进去没有多久。

    肖岚望着标志手术进行中的红灯,心里面莫名担忧,环顾一周,只有陈洁和老陈来了,沉迷没有来。和陈洁点头,肖岚找了个座位坐下来,呆。

    他没有想到,这才过了两天,官司传呼还不久,梁彩莲就跳楼了,没有闹腾,真跳,而且还是在半夜。所有人都认为是她想不开,丑事暴露而自杀,肖岚不那么觉得,他认为事情有蹊跷。

    于是他看向了坐在角落,一言不的老陈。

    老陈察觉到都让在盯着他看,冷汗直流,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左右寻找着,老陈对上了肖岚充满探究的眼神,好像是知道梁彩莲的死是他干的一样。

    慌张的神情,现如今的情况,加上之前的所作所为,把陈明谋杀的行为,很可能是老陈杀死了梁彩莲,不过那也是猜测。

    真是什么都干的出来!肖岚冷笑,坐在等待椅上,闭目养神。

    终于,红灯变为绿灯,手术室的门口被打开,主治医师走了出来。

    医生脱下了手套和口罩,颇为礼貌的为三人:你好,哪位是家属?

    肖岚没有回应,老陈也没有。

    陈洁左看看,右看看,也知道了他们的态度,只好自个上前回应:我是。

    医生是神情浮现出惋惜,鞠了个躬,低声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无法抢救过来。

    死了?陈洁张大嘴巴,一脸吃惊,不可置信。

    医务人员继续回答:是,待会会需要家属签字。他知道需要家属接受病人死亡,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所以语气很耐心。

    听到消息后的陈洁,没有想到梁彩莲居然自杀死掉了,朝夕相处的嫂子死了。虽然她前面做了错事,陈洁不会原谅她,但也不希望她就那么死去,人死了不能在活过来。陈洁像个木头一样呆住,没有回应医生的话。

    医生干等得久了,肖岚只好上去,把医生的话给接了下去,点头答谢:好,谢谢医生。

    医生点头,让他们节哀,之后又走进了手术室,善后。

    肖岚死亡见多了,人也很淡定,他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老陈的表情,希望可以看出倪端。光是慌张还不够,那可以是担心的慌张,眼神躲闪也可能是因为他自己做的错事,肖岚没有妄下结论。

    可当医生宣布梁彩莲死亡的那一刻,老陈那一瞬间的愉快和放松让肖岚捕捉到了,肖岚隐约现了真相。

    阿明,我现肖岚的眼神有落到了自己身上,这次老陈没有躲闪,欲言又止,你就原谅爸吧,爸也很自责,彩莲想跳楼,爸更想跳。彩莲已经不在了,你可以原谅爸吗?

    你现在也不用离婚了,爸知道错了,真的错了。

    老陈瞧着梁彩莲不再了,以为现在正是一个人感伤脆弱的时候,上前去安慰肖岚,希望可以趁机把肖岚的气给消了,低三下四的开口求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