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孟婆:第二百二十六章 活死人启示录(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滚了两圈,用枕头垫在背上,她靠着墙,听到了信息接受的提示音,随后拿出来自己的蓝色翻盖按键手机,打开查看,屏幕里面是一个著名的奥运游泳金牌冠军,是她的偶像。

    打开了讯息,是自己在班里面混得比较好的朋友,朋友在要去兰芝一起去看今晚流星雨,说是可以登山去看,还可以吃烧烤。兰芝没有去,委婉的拒绝了她,理由自然是因为她的训练。

    兰芝是身份是本市重点高中的体育生,她学的是游泳专业,没有如自己的父母一样期盼从事艺术专业,她从小就对游泳包有好感,极大的亲水性天赋,兰芝可以在水里面泡一整天都不会难受。喜欢游泳,像跟偶像一样拿奥运金牌,虽然机会渺茫,她也不放弃,一直努力忌口忌贪控制饮食,将自己的状态固定好。

    好在班里面的同学也知道自己班的大姐头总是严格要求自己,她们也没有强求,自个去嗨了。况且兰芝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只对游泳和水情有独钟,稀有的流星雨在她眼里可能还不如一次水族馆的观光。

    兰芝拒绝了邀请,发完了信息后,就把手机合好关在一旁,始终不想动自己的作业,想着自己还是要考文化文,想着自己的梦想,她还是咬牙下定决心书坐在书桌上和一堆作业拼命。

    黄昏近末,天空由红粉变为深蓝,最后消失殆尽,变成一片墨蓝。与此同时,市政区附近的高档小区,一栋两层的小洋房就知道这户人家收入颇高,一看便知生活条件优越。二楼的房间里面本来是点灯的时候却依旧漆黑,里面的人趴在了床上,用枕头蒙着脸,中午的痛哭让她晕眩过去,一直睡到了晚上。

    冯琦有着极其优越的物质环境,父亲的国有企业的骨干员工,但她始终很讨厌自己的父亲,在于父亲的外遇。父亲在外面养了女人,牵着孩子找上门,自己的母亲气得离婚,留下了冯琦。但冯琦的父亲因为愧疚也一直惯着,让她养成了娇纵的性格。

    冯琦每次对待自己的父亲都没有个好脸,让父亲气得半死,而她同母异父的妹妹冯雪即乖巧又懂事,成绩又好,跟塞钱去读艺术的冯琦不同,冯雪简直是天之骄子,性格乖巧,聪明绝顶,在学习上甚至被老师夸为状元种子选手。

    一对比,冯父更喜欢谁不用多说,毕竟人心都是歪的。

    冯琦在这个家过得不怎么样,父亲日渐偏向冯雪,后母有时不时给她暗地里面穿小鞋,她就更加歇斯底里了,一碰即炸,吵架时有。

    这次有因为午餐途中,冯父对冯雪的一次称赞,她就不爽了,不爽后便吵了起来,最后自己躲在房子里哭了知道晕了过去。

    这边是事情的始末,却引发了一个意外,带来了冯琦的重生。

    哭晕后睡了一下午,床上的人手指动了动,睁开了眼睛,神情满是惊恐,四周满是漆黑,她第一时间从床上跳起,把门窗全部锁好,连灯都没有开。

    在确认门窗关好,空间封闭之后,冯琦又疑神疑鬼地躲在了衣柜里面,抱着自己的身子,埋入膝盖里面瑟瑟发抖,惊魂未定,像是经历了恶梦,但又不像。内心一直回想着自己的记忆,之前被撕咬的感觉如电影一般回访,那种绝望的恐惧感让她哭了起来。

    本以为冯琦会很快出来,可是她却在衣柜里面待了整整两个小时。

    在楼下的冯父知道冯琦已经一下午都没有出门,终于肯上楼看看。

    冯父敲起了房门,叫喊也没有回应,里面已经反锁了,他只好用备用钥匙打开了冯琦房间的门。门一开,漆黑一片,连窗户也关了,但空调开着,说明人也没有出去。

    冯父开灯环顾一圈,没有发现自己的女儿,但她的确在房间了,察觉到柜子里面有声音,他走近了衣柜,打开了衣柜的门,看到了躲在衣柜里面瑟瑟发抖的冯琦。

    冯父没有从来见过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女这副样子,自然是担心极了,忧心忡忡的问:小琦?

    听到熟悉的叫声,冯琦连忙抬头,睁大眼镜,不管自己满脸的泪水,不可置信的大叫:爸?

    南宿市,华夏东南沿海的一座小城,小城依河谷地带而建,大江环绕而过。

    南宿经济发展平稳,遗留着上个世纪的建筑风情,杂糅新时代的摩登大厦,不高的经济楼房,恰到好处的人口数量。居住在这里的人几乎都是原住民,极少的外来人口,让这座小城保持了它最完整的丰茂,没有在华夏经济这股热流中失去方向。

    已是夏至的黄昏,一日太阳高照划过了上空,最终落在了西边的天际线,半明半昧,半消半现,露出的余辉在天空撒成一片金黄,随后渐变成红粉。

    据美利坚合众国航天局所监测的最新信息,来自英仙座方向高速接近银河系的天体群将于今天晚上正式达到。

    相关方面的专家报道称,此处的天体群大部分属于小型天体,主要坠落形成陨石的直径不会超过10米,其中为数不多的大型天体会运用导弹将其破碎,将影响降到最小。最新监测到的落在华夏需要进行破碎处理的天体主要有四个,其中一个落于华夏南海地区,无需进行人工干预,其它都将会收入国际破星计划。

    此次的天外来客,不少华科院的天文学家表示期待,在没有危害的前提下,他们将会在天体落地的第一时间进行取材研究

    老式居民楼里,一个短发女生坐在自家的餐桌前喝汤,她叫兰芝。

    兰芝侧头看到自己的弟弟,拿着小板凳直接坐在了彩电前聚精会神地听着新闻报到,她只瞧见了他圆圆的后脑勺。

    小孩子被电视吸引她可以理解,但身为姐姐的她必须进行教育,所以兰芝挑眉,夸张说道:兰天,如果你再这样看,小心变成瞎子!快吃饭!

    哪有那么夸张!听到自己姐姐的话,兰天年龄也不小,怎么可能会被吓到,他连头都没有转,象征性地用筷子扒了几口饭,继续看。

    弟弟长大,对这个小萝卜头来说恐吓没有以前有用了,兰芝的性子本来就懒散极了,兰天拒绝了她的建议,她也就懒得管了。从餐桌前起身,兰芝把自己的碗筷收好,无力的说了一句:待会妈来,你就知道错。

    到时候再说。兰天嘴硬回答。

    按照惯例,她把碗筷放在洗手池后边回到房间关门前,正好听到了自己母亲的大喊,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兰天,坐那么近干什么?回桌上吃饭。我都跟你说多少遍了,以后近视了怎么办!

    关上了门,一切都隔绝了起来,兰芝走到床边,直接扑了上去,没有什么东西比床跟让她安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