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孟婆:第二十六章 叛逆的千金(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想多了。白父低着头看报纸,满不在意的回答。

    肖岚坐着专车,来到了整个省最好的重点高中,这个高中就是肖岚就读的学校。

    规模大,设施齐全,唯一对于肖岚的不足之处就是,这是个公立学校。虽然有着最好的师资,但学生来自各个社会阶层,歧视嫉妒仇恨在这群青春期的孩子上总可以找到长大后的痕迹。白鹭的身份,也成为拔尖的一个。

    白鹭的家世是整个学校里面最好的,连校长接待白父都要点头哈腰。除了校长,很多人都知道白鹭家有钱,但对于多有钱完全没有概念。因为眼界的问题,可能总是局限于头戴金链,开宝马这种肤浅的表面。

    若不是因为学校,白鹭可能一生都不会跟他们有任何交际,阶级与阶级之间的差距,又怎么可能只是地板到天花板一样那么简单呢?

    正是因为白鹭的低调,不自量力的人上门找茬就显得莫名有底气,同班同学是,连老师也是。

    肖岚来到了文尖班,这是白鹭的班级,常年位居文科班第一,是她凭借自身是努力和常年进行私家补习的成果。

    肖岚遵循记忆来到了白鹭的座位,桌面上放了粉红色的信封,她随意拆开大致看了下来,就得知这是一封情书。

    喜欢白鹭的男生几乎分布于每年级每班,这也直接造成白鹭不讨同性喜欢结果,暗中白茶婊的外号悄悄在女生之间流传。

    情书足足三页纸,肖岚也懒得看了,直接把情书撕碎,丢在了垃圾篓里面。暗自观察肖岚动作的一个长满青春痘的女同学发现了,特意提高了音调说:白鹭你在干什么,你是在撕别人辛辛苦苦写给你的情书吗?

    女同学的音调怪异,挤眉弄眼,招呼着周围的人来看看,希望那些男生可以认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整天装装装,她以为她是塑料袋啊。女同学心想着,对于撕破白茶婊伪善是面容有点期待。

    听到青春痘的话语凑过来另一个马脸女同学,没有了解真相,直接控诉:对啊,别人辛辛苦苦写的,你为什么撕了?

    肖岚真是感慨万千,撕个情书怎么了,难道还放家里裱起来?

    撕碎只是为了保护写情书的人的**,不然看到情书字字句句肉麻的话,场外者不免要嘲笑一番。

    肖岚心里想着,口上却是冷漠的说:关你们什么事?你写的?

    青春痘瞪大了眼睛,她本以为依照白鹭的性格应该是向她道歉并服软才对。肖岚强硬的态度让她一时半会脑袋反应不过来,只好绞尽脑汁挤出几个字:你毁坏别人劳动成果。

    你要?你自己去捡吧。肖岚懒得解释,撂下了一句话,就走了。

    你对于别人喜欢你的感情就那么随意的丢弃?事情不如愿,整个班上跟对白鹭怨气最大的人当然要来掺和一脚。

    说话的人是冯燕燕,她的家世不错,母亲是国企高管,父亲是副市级干部,在整个学校算是偏上等级的。

    高二时,冯燕燕对自己喜欢的男神告白,结果男神喜欢白鹭,从那以后冯燕燕就看不惯白鹭了。她处处作对白鹭,但却没能讨到半点好处,连成绩都被压得死死的。冯燕燕根本不知道白鹭的背景,不然官僚主义耳濡目染的她一定不会惹白鹭,反倒还会献殷勤。

    肖岚停下脚步,打量着发话的冯燕燕,冷淡的问:那你想怎么样?

    你应该回应别人的感情,而不是丢尽垃圾桶!冯燕燕理直气壮的说。

    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我难道每个都要回应?对不起,我时间不够。肖岚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情感的痕迹。因为开了个玩笑,肖岚的嘴角上扬,没有任何攻击性的笑着,在冯燕燕眼里却认为这是挑衅。

    冯燕燕感觉今天的白鹭有点不一样,话语气质都不一样了,变得更加的自由,更加的活泼,却也是更具有攻击性了。以前的白鹭只是会道歉,然后旁观的男生就会来劝和,冯燕燕只会惹得一生腥。

    现在终于可以更她堂堂正正的来撕逼一场,冯燕燕撸起袖子,正准备说话,上课铃却响了。

    如果你有一个完美的人生,你还会有遗憾吗?如果获得完美人生的条件是你完全失去了选择的能力,你愿意吗?

    不同的是,白鹭出生后选择结果就已经注定,她并没有反抗的的选择。从小就被灌输礼仪教养的理念,一举一动都有着苛刻。

    从小的好友没有长久的时期,连做朋友的限制都必须与父母家世相当的,偶尔有几个真相朋友,最终却还是身外物而破裂。

    白鹭母亲希望她成为一个上层阶级的名媛淑女,找个适合的人结婚,安然一生。白鹭的父亲希望她如男儿一般坚强,不能轻易哭泣,门门功课都要拿到最好,考最好的学校,在外人眼里是一个懂礼知礼的人。但是他们两人都有一个相同点,希望白鹭就应该如他们认为的一般知礼懂礼。

    这就意味着白鹭不能大哭也不能大笑,不能哭泣更不能倾述抱怨。她必须时刻保持着外人期盼的形象,父母眼中的完美女儿,他人完美的完美女神。没有朋友,日常生活的规律就如老年人一般,都是父母精心安排。

    白鹭的父母对她千好万好却始终没有给她身为一个正常人格所拥有的自由与选择,哪怕是丈夫的选择范围都是在父母的掌控之下。

    不明白情况的人,若白鹭真的反抗的了父母的意见,她一定会被所有人指责。白鹭想要踏出的步伐也变得犹豫起来,酝酿的话语只是因为一个眼神而咽了回去,没有人可以看出她完美笑容下的绝望。

    她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不知道怎么反抗。渐渐的变得麻木,自我与表我脱离,在他人的瞳孔中看到自己那副完美的面容,她也没有任何感觉了。

    只要所有人都满意就行了,不是吗?

    她就一直怀着这样的想法到死去,最终成为了执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