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孟婆:第二百六十五章 活死人启示录(四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模糊之中可以看到它的身形,两个上半身的头部相接,瘦弱的四足朝上,强壮的胳膊着地攀爬着,前后各是一个头,他们的中部发着奇异的绿光。

    尖牙、利爪,无眼,长舌,不断外溢的唾液。

    嗞——它张开了大口,朝天发出了尖锐的叫喊声,穿透了所有人的耳膜,不明地让人浑身颤抖,心生恐惧。看到这个怪物只能是震惊,出现在电影里怪物出现在了现实,颠覆所有人的观念,无论什么动物都不可能发出如此可怕的声音。

    活死人领头的出现,强行把医院的防守之战拉下了帷幕。

    指挥者以最快的速度明白了局势,当即发出指令手榴弹准备!准备集中所有的火力,抵抗那只怪物的侵入。

    可就在他没有给出下一步做法的时候,那个怪物在人体上消失,蹦上了十几米高,跳入了武警的防卫圈之内,这样的变化也只在几秒之中。

    武警们立刻反应过来,没等指令就自发攻击。枪声响起,子弹不停的落在了怪物的身上,但怪物就好似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跳近了一名武警扯下了他的头颅,血液飞溅高达半米,再跳到另一个武警身边,尸首分离

    众人目睹怪物后,恐惧发展到顶峰,医院就此失守。

    战争的残酷对于和平年代的人们都是难以想象的,这一切也只是一个开始。

    今晚的夜似乎很漫长,天空没有一丝的光亮,一切的危险都笼罩在黑暗之中,黑暗成为了它们的保护伞。半夜的突变迅速蔓延整个安全区,从远处看来,医院内部透出的微弱灯光,显得孤立无援。灯光昏暗,起伏的嘶吼声从四面八方袭来,无穷无尽。

    军用车和坦克整齐排成一列组成阻挡活死人的屏障,前期的阻挡效果很显著,但后期活死人越聚越多的情况下,这简易屏障也显得不是很稳固,变得摇摇晃晃起来,似乎只要再来一点推力就会倒塌。

    活死人自发组成了肉梯,前面的扑上被踩踏在下面,后面的猛烈迎难而上。不断撞击着重型坦克,密密麻麻发出闷响,死而复生的人们不知疲倦,不知疼痛,这样猛烈的攻势不禁让前线的武警们头皮发麻

    重型机枪的投入使用只能延缓活死人的侵袭,它们的人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增多,根本无力阻挡,只能投入更威力更大的武器。

    一位公安特警的肩背上不知何时出现了火箭筒,跟随指令就绪。火箭弹已填好就绪,透过瞄准器具锁定了远处成群的活死人,随着耳边的一声令下,震耳欲聋。火箭弹瞬秒之间脱离发射筒的束缚,在发射的冲击力下飞往远处,看似不受束缚的莽兽,在活死人较为集中想区域下落。

    在远处再次响起爆裂声,火箭弹轰击了一大片的活死人,密集蠕动着的活死人被炸成尸块碎肉,迸溅出而飞往高处,而落下一片红雨。投入了火箭筒,战况却并没有太大的缓解。被击中的大片活死人大都化为尸块,后来的活死人迅速接应而上。原本空出的区域不到几分钟,又被挤得满满当当。

    无穷无尽,令人绝望。

    医院外围的守卫者在拼命抵挡着,而在医院内部的争论也有所变化。

    现在是质疑这个的时候吗?

    武警是明白的,在这个情况之下争论和质疑已经无关紧要了,当务之急是如何把兰家人转移出去。所以在听到火箭筒的投入使用,他也停下了之间的质问,有意地放过了王平一行人,不再追究他的来历,以沉默回应。

    在寂静之中,枪林弹雨夹杂着火箭弹的声音,突然人们的视野变得一片漆黑。

    停电了?!

    似乎触碰到了备用电路,医院内部没有预兆的断电,陷入黑暗的恐惧之中。整个医院内部哗然,出现了争吵和推搡。黑暗之中大家看不清彼此的脸庞,只有走廊的安全通道绿色的指示牌忽明忽暗,与外面的喧嚣相反,兰家人这里是一片诡异的寂静。

    有脚步声响起,是跟随武警而来的几位同事。他们在清理完一路上的障碍,协调上头安排之后,来到了重症监护室门口,接应兰家人。

    安全通道已经弄好了,可以转移了。同事带来了好消息,这让武警原本严肃的面容些许松动。

    既然上头已经安排好接应,他当即转向房间里等待的几个人说着你们都跟我上楼顶,能上多少上多少。

    在武警的口令一下,房间里的人立马开始行动了起来,兰母在没有护士的安排之下进入了重症监护室。原本是禁止进入的地方,因为电力的失效,所有的设备已经无效了。哪怕带着兰父是个累赘,兰母也不会放弃自己朝夕相处二十年的丈夫。

    爸!兰天对自己很久没有接触到的父亲,叫喊了一声,似乎希望可以把他唤醒。

    来,阿姨我帮你扶着上去。张婷也明白了兰母的心情,也帮忙搀扶着兰父,一左一右行动艰难。

    我们现在先上顶楼,等着直升机来接应。停电的情况下,武警的同事带着众人往楼梯上去,准备带领着大家走到顶层。

    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这时候一直负责兰家人的中年武警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去顶楼准备转移,而是选择到楼下走去支援。

    记住,快步往上跑,不要回头,跟不要下来。等跟他们到楼顶之后,就记得把入口锁死。自己要保护自己。临走前却也好心交代同事,眼中也有着不舍。

    保护好他们。随后,他转身,没有任何犹豫,向楼下跑去。

    人的求生本能让我们下意识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事情,特别是在这样的特殊时刻。

    大家都尊重了武警的选择,而自己没有挺身而出,似乎也是一件正常不过的事情。这时候,责任就变成了一种选择。

    张婷扶着兰父,回望了武警的背影,寓意不明,转头继续跟随众人向医院顶层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