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孟婆:第二百七十六章 活死人启示录(五十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从这里穿过,往下走就可以了。

    得到了想要的信息,肖岚进入红门,顺着楼梯,走向了黑暗的深处,背影消失。

    等到门口再次关上之后,另一个人向看门人确认来者:异能者?

    对。保安很严肃地点头,末尾还补充道,但是她身上没有控制器。

    在避难区之内,大多数普通人只能是雏鸡随意宰割,对异能者的敬畏几乎是每个普通人的本能。异能者杀人只有控制器可以制服,没有控制器的异能者,就像是没有刀鞘的利器,随时可能暴起杀人。同时,在避难区内没有携带控制器的异能者,来历不见得太不简单。而按照避难所的规定,如果举报就会获得一大笔赏金

    肖岚在窜进了红门之内,从黑暗的通道过度到震耳的声响和混乱的灯光中,时而白昼,时而昏暗。喧嚣人们在音乐中迷失,双眼迷离而呼出白气,在这诡异的气氛中醉生梦死。时不时从角落中传来失控的嚎叫,舞台的妙龄女郎的举动更是把人们的情绪勾引到极点,血脉喷张。肖岚穿过人群,逐渐靠近吧台,同时把头上的衣帽脱下,露出了那张颇有代表性的脸庞。

    正在给客人调酒的黑鬼看到肖岚,动作一顿,惊讶的表情流利地转换为礼节性的微笑:您身上的控制器取了?因为他的感应异能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特殊设备。

    肖岚却也没有解释的兴趣,把黑鬼手上刚调好的酒拿过来喝下,丝毫不给情面:东西。

    她放下的酒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冻结,最后咔嚓一声破裂,在喧闹的背景下没有任何波澜,但黑鬼体会到了威胁用意。

    给你准备好了

    黑鬼收回了笑嘻嘻的表情,用抹布擦干手,从吧台下面拿出了盒子,推到了她面前,在光怪陆离之下的盒子显得万分诡异。肖岚打开盒子确定东西无误后,从身上掏出了一张卡,卡片落在吧台上,出现在黑鬼面前。

    黑鬼把卡拿在了手上,再放入了一旁的点卡机里,卡机上显示的数额很是惊人,再他还想继续说什么的时候,肖岚便干脆地说:它是你的了。头也不回地离开。

    她拿走了盒子,身影消失在人群之中,就像是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肖岚来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区域,避难所屏障的边缘处。

    废旧铁皮作顶棚,简单的木架结构支撑,塑料皮作为门户,哪怕巨石固定基础却也摇摇欲坠。黄土遍布,寸草不生,黑烟升起弥漫,哪怕垃圾集中处理,但还是难免污水遍布。

    她进入到了一个空房棚中,,一路上几经周折地转换地点,才摆脱了尾巴,打开了盒子,里面有着两支药剂和一张新的身份标识。两只药剂中,一支是容貌改造剂,只能持续一周;另一只是改造人的体能诱发剂,根据最原始的异能唤醒方式进行改造。前者肖岚用于逃离追捕,后者在于完全唤醒自己的异能,但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从新的**和容貌改造来看,肖岚想要逃脱避难所的意图明显,这是她计划的一部分。重点在于,她是何时策划这次的逃脱,成功的几率又是如何。

    避难所和联盟的冲突,早在一年前已经出现了苗头,根据兰芝的记忆,新旧统治形式也将会在近几年发生变化,即将到来的战争会把一切刚建立的制度毁于一旦,避难区的所给的庇护将会变得不可靠。因此,肖岚在知道自己作为牵引冲突的导火线这件事之后,一点都没有感到意外。

    人生充满了偶然性,计划赶不上变化。按照原本的计划,她是想要在爆发之前就把兰家人从西部避难所转移到安全地区,但因为沉睡了半个月,十几个避难区和异能者联盟的战争已经开始,原本计划须须图之的想法只能加快,铤而走险。

    她想要通过改造人的体能诱发剂来干扰控制器的检测,再通过异能,一鼓作气地冲破控制器的束缚。现在没有控制器了,诱发剂也只能也刚好可以作为加快她异能恢复的药物,不过代价是巨大,会缩短生理寿命。

    可肖岚没有犹豫,拿起了诱发剂往脖颈一侧扎去,刺痛还未感受到,药剂就已经流入了心脏。在还没有发出药效之前,肖岚又继续打下了第二针,用于改造容貌的药剂。

    片刻之后,药效上来,肖岚只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地疼,不停地褪皮,骨骼也发出了脆响,而她的心胀变得异常地活跃,就好似要跳出了身体的控制。周围的异能波动开始变化,时而如海波般汹涌,时而消失不见,她只能通过降温来缓解片刻疼痛。

    科技的力量是恐怖的,也只是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肖岚的整个面部都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完全陌生。一切结束之后,她没有来得及看清自己的容貌,便极速地逃离了这个地方

    果然,在她离开不久的时候,一个队就出现在此,此时地上的冰霜都还未融化。肖岚看似离开没有多久,但只是一分钟足以让高级异能者隐藏自己的踪迹,不被发现。

    已经到达目的地,目标消失。根据检测显示,异能残留分析为,所有者:,请迅速向上级确认。

    根据已知情况,目前已失联,请尽快寻找目标,确保其安全归来。

    记住手机版址:

    第二百七十六章活死人启示录(五十一)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巨大的屏障遮盖了辐射,为人们提供庇护的同时,一睹无形的墙也无形中隔开了避难区种多样的群体,多元化的人种。

    一边是绿树成荫的庭院四代住房,便利高效的基础设施为特殊人群服务;一边是垃圾遍布的原始老旧高楼,为普通避难者服务。两方居住条件的不同,权力的所属也有所不同,却迥异的没有相互冒犯,诡异的平静。可能是因为实力和资源的悬殊差距,也可能双对于其付出得到回报没有不满。

    在两格局分化的边界处,鱼龙混杂的废旧区,存在着在黑白地带行走的群体。由此逐渐向中央过度,旧式的居民楼残留,老式基础设施投入使用,这也是最混乱的地区之一。

    夜晚漆黑一片,无月也无光,顶上的屏障泛出绿光,昏黄的灯管不停闪烁,看不清周遭,只是恍惚的人影略过。弥漫在空气中是烟尘的味道,潮湿的地面,随处可见的腐烂垃圾堵住了排水口,污水不断的涌出,经过了每个人的鞋底处。一个人影从巷中窜出,身着帽衫,看不清面容,直径走向了红门处,一个特殊的酒水交易所。

    根据避难所管理规则,请出示您的相关证件。红门处的看守拦住了此人的去路,中规中矩的念了一遍法规指示。

    看到自己被拦下,那人看起来丝毫没有退缩,也多说一句话,她只是迅速地掐住了看门人的手臂,丝丝寒气透过厚实的衣物传入肌肤。空气中的泛起了冰霜,迅速带走了他身上的热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